新闻中心

融资3500万 DotA迷做视频养网红推王者荣耀 年点击10亿营收3700万

  2014年春节,于洋从武汉回东北老家过年。一家人围着厨房忙叨、唠家常时,他却对着电脑聚精会神地鼓捣着什么。

  于洋父亲突然凑近电脑屏幕,看着桌面上的DotA图标,指责道:“你都是当老板的人了,怎么还不务正业!”

  虽然家人仍不能理解游戏行业,但于洋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中国游戏市场环境在转好。“就比如以前职业电竞选手只能窝在网吧吃泡面,现在奖金都能到180万美元了。”

  因此,于洋自2009年创办WoDotA(沃达文化)以来,一直坚定在游戏产业内。从最初以视频为载体的游戏门户网站,一路发展到为游戏项目做宣传并提供游戏解说、主持人、KOL、职业选手等人才。

  去年全年,WoDotA视频内容点击量超过10亿,项目依靠内容营销、游戏明星直播打赏及广告等营收3700多万元。

  于洋大三的时候,DotA火爆中国。自从玩上DotA,他沉迷期间无法自拔,“每天除了洗脸、刷牙、打DotA,基本人生没有其它事要做了”。

  两年的时间转瞬即时。2008年7月,“学渣”于洋走出大学校门,静待家里人在京给自己安排个“铁饭碗”。他与同学在回龙观合租,一个人一个房间,月租要4000元。

  晃荡着等到年底,家中传来消息:“工作可以找,但需要很多钱,大概两三百万的样子。”于洋一听,连说算了,“我们家本来也没那么富裕,这两三百万我多少年能赚回来”。

  为了生活,工业设计出身的于洋开始找各种工作,从房产中介、网络开发管理、网络维护到设计等他都有尝试。

  虽然生活辛苦,但于洋对DotA还饱怀热情,他想做一个DotA的门户网站。看到网易、搜狐等新闻门户以图文形式为主,但图文形式对游戏用户来说并不“友善”,“给我一张图,我只能脑海中想象”。

  于洋想到以视频为载体,剪辑DotA的各类Top10、精彩视频提醒等。“就好比传统的足球赛等,每天很多场,大家可能只想看进球的过程。”

  2009年,于洋与8个小伙伴开始建设WoDotA网站。除于洋外,其他成员都没有工作。捉襟见肘之时,团队9个人带着一只狗搬到立水桥一个50㎡的房间。房间内,摆着两个上下铺、一张双人床;中间地带则横卧着一个大大的餐桌。

  白天,于洋揉着惺忪睡眼出门挤进地铁,到不同的地方打工。晚上回到住处,他坐在餐桌上打开电脑,与小伙伴一起制作视频内容。

  一年多的时间里,靠着尚可的工资,及向家里要的22万元,于洋在包吃包住的情况下,每月给每个成员发1000元的工资。即便这样,最惨的时候,团队连着17天只能煮方便面吃。又都是二十出头的大小伙子,一次就要煮上大半箱。

  条件艰苦,但大家都乐在其中。渐渐地,WoDotA在DotA圈中名声渐起。网站流量较好,日均IP20万、PV近200万,优酷视频点击量达1亿;海外传播渠道以Yotube及Facebook为主,WoDotA分别于两个平台拥有60万和100万粉丝,“最好的时候全球排名达到3000名了”。

  转机源于于洋结识小苍。2010年年初,英雄联盟尚未正式进入中国,只有美服。某天,一个人加他好友,问他:“你是不是做DotA一系列视频的那个人?”

  于洋有些不爽,心想这人说话怎么这么强势。他随手点开对方资料,发现全是关于小苍(中国电竞女选手、游戏解说、游戏节目制作者)的介绍。

  2011年,LOL正式进入中国,由腾讯代理,小苍任LOL品牌经理。然而推广时,腾讯遇到瓶颈,“这是一个魔霸类型的游戏,在中国没什么先例”。

  但LOL是基于DotA开发出来的游戏。于是在5月时,小苍找到于洋,邀请WoDotA团队为游戏做宣传、推广、包装、教学等。

  坦白讲,谈这一业务时,于洋内心十分拒绝。“因为我们本身是打DotA的,蛮看不起LOL,因为LOL简直是简单到抠脚的一种程度。”

  但为了活命,于洋只能接单,推出第一波病毒宣传。团队制作一系列视频内容,以“DotA原班人马打造”为吸睛点,吸引网站的DotA用户成为LOL的种子用户。

  待LOL玩家中接近一半来自于DotA时,WoDotA又病毒传播起LOL全新玩法的广告。

  合作三年间,腾讯对宣传效果较为满意,陆续将70%~80%的其它游戏业务包装也交给于洋负责。

  业务进展顺利时,于洋恋爱了。姑娘来自武汉,在上海优酷实习,二人相识于一场游戏宣传活动。

  2012年,二人正在热恋中,对方爸妈突然横插一脚,要求于洋到武汉来,不然就分手。

  没成想,2014年年初,二人还是分手了。于洋沉浸于悲伤之中,无心打理公司。团队又在这时开始接触线下合作。“此前都是线上接任务、验作品、结款,很多甚至没见过面”,但线下合作不同,要签订协议。

  团队对此均无经验,根本看不出一些合同的漏洞,被人坑了几次。“像以前我们作品根本不打水印。但线下谈的一个合作,对方验收到需要的东西了,就再无音信。”加班加点,差不多所有人睡在公司,到头来却一无所获。

  唯一算得上安慰的,是WoDotA于2014年3月成为腾讯年度CP(内容提供商)。有此背书,团队更易拓展业务。

  还好半年后,于洋走了出来。适逢2014年年底,斗鱼出现,游戏环境转好。于洋动起了打造游戏明星的念头,“我们之前一直是一种外包姿态,缺少话语权,希望能更发挥自己的优势”。

  这一切,离不开资金的支持。于洋联系了FA,一个半月间,项目获深创投与华工创投两家机构的投资意向。

  于洋计划根据不同的游戏项目,发掘底层网红,将其培养成不同的游戏主播、主持人、可以做优质视频内容的KOL及职业选手。培养周期根据人才基本素质及项目在3个月~半年不等。

  游戏项目的选择上,于洋则从新游入手,包括全民超神、炉石传说,以及新秀王者荣耀等。“我们只能在成熟的市场上切一小块蛋糕下来,把精力投入已经成型的游戏中并不能让我们占主导和统治地位。”

  前期,每个游戏项目团队会培养两三个人;随着游戏项目的生、死及发展周期,投入人数会有变化。“像王者荣耀,起初我们只投入了4个人,现在已经有16个人了。”

  最多的时候,团队同时负责十五六个项目的培养及视频内容制作。项目运营方前期按照需要人数及内容打包付费,中期后期则可能围绕游戏明星付费。

  至去年2月,团队培养游戏明星的业务模式成熟,计划扩大体量和规模,并深挖具体游戏领域深度。

  这一次,于洋本想走出武汉,寻求北京、上海等地资本。但没成想还没走出武汉,“就被拍死在沙滩上了”。彼时,华工创投的兄弟企业楚商资本及一个体系中的谦石投资看中了WoDotA,决定共同给出3500万元A轮投资。

  去年一年间,团队逐渐摸索出自己判断游戏的标准,“至少我们知道某一阶段的哪些游戏可以达到什么样的高度,我们更多的是在做游戏领域中内容资料库”。于洋称WoDotA已完成了一个“华丽的转身”,“从乙方转型成乙方+游戏明星经纪人”。

  目前,WoDotA平均每集视频内容收费5万~8万元,“一个系列下来可能二三十集”。团队制作周更游戏综艺节目,现有8档在播,“只要游戏不死,就无限更”。

  去年全年,WoDotA视频内容年点击量超过10亿,项目营收3700多万元,除内容收费外,还依靠游戏明星直播打赏、广告等盈利。

  接下来,于洋计划补齐电竞产业链条,如开设线下电竞馆、做电竞教育培训等。编辑 韩正阳 校对 魏本媛

Copyright © 2014-2017 足球投注网-足球网上投注-球赛投注app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